• <tr id='eWZ5E'><strong id='eWZ5E'></strong><small id='eWZ5E'></small><button id='eWZ5E'></button><li id='eWZ5E'><noscript id='eWZ5E'><big id='eWZ5E'></big><dt id='eWZ5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WZ5E'><option id='eWZ5E'><table id='eWZ5E'><blockquote id='eWZ5E'><tbody id='eWZ5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WZ5E'></u><kbd id='eWZ5E'><kbd id='eWZ5E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WZ5E'><strong id='eWZ5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WZ5E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WZ5E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WZ5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WZ5E'><em id='eWZ5E'></em><td id='eWZ5E'><div id='eWZ5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WZ5E'><big id='eWZ5E'><big id='eWZ5E'></big><legend id='eWZ5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WZ5E'><div id='eWZ5E'><ins id='eWZ5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WZ5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WZ5E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WZ5E'><q id='eWZ5E'><noscript id='eWZ5E'></noscript><dt id='eWZ5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WZ5E'><i id='eWZ5E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財經 > 商業觀察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日本除了孫正義、柳井正 還有馬斯克們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新浪財經 來源:sina.cn 2019-10-07 14:03:47 欄目:商業觀察

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日本除了孫正義、柳井正 還有馬斯克們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秦朔朋友圈

                日本的新年號已經定了!從“平成”改成了“令和”。不知道年號變了會不會讓日本有嶄新的、充滿活力的氣氛,開啟新時代和新精神。這三十年總體上日本給人的印象是失落的、沉默的。筆者近幾個月也寫了關于平成的一些總結,包括《平成時代(1989-2019),日本“成熟的階級社會”》《平成之敗(1989-2019):泡沫破裂后的社會生態》和《精致、碎片化的平成,也許是個大家隱去的時代》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篇主要關注一下日本的企業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二戰”之后的日本經濟復興,和以“經營四圣”為代表的企業家的努力是分不開的,即松下幸之助(松下公司)、本田宗一郎(本田公司)、盛田昭夫(索尼公司)、稻盛和夫(京瓷公司)那一代。他們塑造了日本企業家精神的主流。比如松下幸之助提出了“自來水哲學”,認為企業的責任就是把大眾需要的東西,變得像自來水一樣便宜;提出了“玻璃式經營”,即企業內部要開誠布公,讓信息對稱;提出了“堤壩式經營”,也就是先修水壩,保持寬裕的經營彈性,避免經營過程中的周期性震蕩。本田宗一郎高度重視技術,同時很有社會責任感。1970年美國提出凈化空氣法(馬斯基法),限制汽車排放廢氣,美國三大汽車廠商都以“技術上不可能開發出來”為由抵制,導致該法延誤一年出臺,而本田宗一郎卻率領技術人員苦心研究,研制成功低公害的CVCC發動機。

               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。在新經濟和眼球經濟時代,傳統的兢兢業業、奮力拼搏、勤儉持家的企業家精神似乎在發生變異。現在的企業家,不酷一點,不任性一點,在90后的年輕一代那里就沒有什么吸引力。今天的企業家是要創新的,但多少都有點“有錢任性”,比如住“逼格豪斯”(big house),買私人飛機、游艇、葡萄酒莊和小島,沖浪滑雪,穿越南北極,更不用說花天酒地染上一些緋聞了。對一般民眾來說,貧窮真的限制了他們對于企業家生活的想象力。

                日本有錢的企業家中,也有這樣的代表性人物。筆者感到“別扭”的是堀江貴文和前澤友作。堀江號稱是實業家、著作家、投資家及電視藝人,他有一家叫做“活力門”的特別會炒作的企業。前澤掌控著一家做服裝電商的企業“ZOZO”(走走城),他喜歡和演藝圈當紅女藝人交際,愛在“朋友圈”發紅包,靠這個賺取了不少眼球。在今天的日本,他們是年輕人最追捧的企業家的代表。

                筆者雖然不太適應堀江、前澤之輩的有錢任性,覺得他們對于前輩企業家精神的繼承實在是少了一些,但不得不承認他們真有很大的過人之處,在任性中留著一點讓人欽佩的因素。比如,兩人都喜歡航天事業,為此傾注的金線絕非小數,堪稱日本版的埃隆·馬斯克。中國比他們有錢的企業家多的是,但要拿航天夢做對比的話,中國企業家的勇氣和任性差得就不是一點兩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下面就談談有錢任性的堀江、前澤的航天夢,順帶說說兩人多少有些讓人看不慣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1、堀江:失敗的航天事業,不屈的斗志精神

                筆者和日本政商圈打交道近四十年,至今還沒有發現日本有像胡潤這樣的外國人做富豪排行榜。偶爾走過稅務所,會看到一張A4紙上寫著本區納稅前幾名大戶的尊名大姓和納稅金額,但找不到全日本納稅人大戶排行榜及歷史比對。這些年日本富人更加強調個人隱私,納稅數據更不便于廣而告之,也就不清楚日本富人到底有多富,納稅有多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堀江貴文在2004年做假賬,說公司賺了50億日元(約3億人民幣),但實際并沒有賺到,虛張聲勢而已。2005年,這哥們跟人出資幾十億日元,成立了Japan Space Dream公司,準備以觀光為目的,去宇宙旅行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張漫畫至今讓筆者記憶猶新。漫畫里畫著一艘俄國宇宙飛船,堀江坐在里面穿一身宇宙服,用鐵鍬將大把大把的日元送進燃燒室,飛船就要離開地面。漫畫說的是堀江投資俄國宇宙飛船事業、美國膠囊型宇宙飛船事業等。那個時候,宇宙方面的業務都是國家在做,堀江以個人力量,靠在股市上賺取的那點錢玩航天,有些不自量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011年,因為做假賬等等原因,堀江進了監獄,兩年后釋放出來,依舊張揚。筆者依舊看不慣這個小伙子。但2013年,堀江再度發表自己在宇航方面的計劃,2015年還把自己的戶口遷到北海道大樹町,真的要在那里試射航天用的火箭。看到他如此認真,筆者第一次有了對他的敬意。

                再以后就是反復看到堀江火箭失敗的消息。2018年6月30日5時30分,堀江投資的企業發射了MOMO2號火箭,4秒鐘后墜落。MOMO1號火箭是2017年7月發射的,當時希望能飛出100公里的高度,但發射后沒有多長時間便發生引擎事故,火箭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堀江現在依舊沒有灰心,他在繼續進行火箭的投資。用民間力量開發火箭,一敗再敗,不屈不撓,讓人覺得堀江是動真格的,是真的要在宇航事業上拼上性命。筆者相信,如果火箭試射成功,堀江號宇宙飛船制作了出來,他是肯乘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3月,堀江出獄后本想繼續住在東京超豪華的六本木新城的高級住宅中,但到2014年該續約的時候,物業討厭這位非常張揚的、而且剛剛出獄不久的名人,拒絕續約。從此,堀江離開了美女云集、經常歌舞升平、酒池肉林的住處,開始了懷揣一部手機、帶一身替換的衣服,在各大酒店中棲身的生活。離婚后未再結婚,他的生活也變得更加自由自在了。今天的堀江依舊張揚,出言不遜,生活距離檢點有不少距離,但已走出了入獄前那種桀驁不馴的時期。他在航天方面的追求,也讓人刮目相看。他把實業家及著述家的夢更多地托付在了航天上,雖然有些不著邊際,難以成功,但追求的過程讓人知道這是個有夢的人,是個在實踐的實業家,這些讓堀江本人多少有了幾分壯美的光環,頗受年輕人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2、前澤:包下繞月飛行的全部座位

                前澤友作在全世界一鳴驚人,是因為馬斯克的SpaceX(太空探索技術公司)計劃在2023年發射“大獵鷹火箭”實現繞月飛行之旅,預計能夠搭車8人左右,而前澤包下了所有座位,還準備邀請一些藝術家朋友和他一起開啟繞月飛行。據說他是通過贊助方式包下座位的,贊助金額在1.5億美元到5億美元之間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澤友作1975年出生于日本千葉縣。他畢業于私立名校早稻田大學的附屬小學和中學,但卻不走尋常路,沒有報考任何大學,因為他在高中時迷上了音樂,組建了樂隊并擔任鼓手。高中畢業后他到美國進行了半年左右的音樂游學,20歲創業銷售西方音樂CD,當時還是通過郵件的方式。2004年,前澤創辦了服飾電商網站“走走城”,他自己也憑著“走走城”的成功成為排名第十幾位的日本富豪。2012年前澤創立了一個現代藝術的基金會并擔任會長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澤一直用高級酒、名車及名畫來裝點自己。家里儲藏了數千瓶紅酒,以在家喝名貴紅酒著稱。名車也有為他特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前澤用5700萬美元(約3.84億人民幣)買下了美國藝術家巴斯奎特的一幅作品“Untitled”(1982),后來又于2017年以約1.1億美元(約7.41億人民幣)的價格拍下巴斯奎特的另一幅作品。筆者完全不懂藝術,見前澤如此熱愛巴斯奎特,便上網查了巴斯奎特的其他作品,發現大都以數十元人民幣到數百元人民幣的價格被拍下來,這估計都是批量生產的了。前澤如何從玻璃里挑出大寶石,巨額買下那兩幅作品,是有錢任性?還是具有獨到的藝術眼光?就完全無從查找原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樂善好施是有錢人的一個標配,前澤也一樣。2011年千葉縣的一個體育館需要維修的時候,前澤個人支付了費用;2016年也就是買巴斯奎特作品的那年,熊本縣和大分縣發生了地震,諸多房屋倒塌,前澤拿出了1000萬日元用于抗震救災,但和他買的畫比實在太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澤喜歡在“非死不可”(Facebook)上發紅包(已經發了1億日元的紅包)和吐槽。遭遇圍攻,前澤當然會絕地反擊,為此用去了大量的時間。2019年2月7日,在企業效益不佳的時候,前澤毅然決然宣布斷筆,暫時停止在“非死不可”上的發言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澤是個在日本備受爭議的人,其飛船包倉等也可能有炒作之嫌,但乘坐飛船和坐波音737Max的風險應該差不多,敢去搭乘,前澤的宇航夢該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日本,很強調不患寡而患不均,對前澤的評論因此非常地兩極分化。不過有一點,不論是堀江貴文還是前澤友作,敢于在宇航上進行挑戰,比有錢后去攀登各大洲的大山、去非洲拍攝動物的狂奔還是要大出很多。由此觀來日本企業家的格局并不小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次,堀江貴文和日本著名節目主持人田原總一朗對談時說:“日本企業家很沒有骨氣,有骨氣的也就是孫正義、柳井正和前澤友作。”堀江沒敢把自己的名字加進去,而孫、柳井該算是朝鮮半島后裔,在堀江眼里,有骨氣的日本企業家也就是自己和前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澤交往的女友有不少都是娛樂圈的。2018年10月,他表示他的新女友剛力彩芽也有望和他一同繞月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電商是需要流量的。不少人覺得前澤特立獨行的自我渲染是為了流量。但前澤在Facebook上曾經解釋說:“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就非常喜歡月亮,只要抬頭看見月亮就充滿想象力。我不能錯失這個機會。”他本人也許并不是為了炒作,而是在踐行他的價值觀。他寫道:“錢越花越多。使勁花錢,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,體驗到很多事情和遇到很多人,成為自我成長的食糧。于是就會掙到更多的錢,花再多的錢,進一步成長。如此無限循環,而錢不會減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堀江和前澤這一代的企業家,以松下幸之助這一代人的標準,估計是無法理解的。估計他們的偶像也不是松下幸之助,而是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這樣的不斷冒險和創新的人。不知中國的年輕人更喜歡什么樣的企業家?特斯拉的電動車已經在中國滿大街跑了,因此中國年輕人應該更喜歡冒險、有個性、活出自己的企業家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日本企業(中國)研究院 執行院長。


                即時新聞

                聲明:

                本文章來源于網絡采集,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,24小時內刪除文章,本站不負責法律問題,謝謝!!

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(C) 1999-2018 浙江股票網 刪文章聯系:banquan88#qq.com

                安装千里马计划软件